衣白有年

遇见什么的最好了

占tag致歉
开学初三的悲伤,退网一年
坑还没有填完文也没写完……
不过我一定会回来的!
希望回来还有人看吧😌

【艾空艾】摩天轮说——

是迟来的糖🍭
摩天轮的故事是自己瞎编的
传说是真的有的

       
       

        摩天轮慢慢转啊转,任时光匆匆,它静谧从容。
         “摩天轮是一种大型转轮状的机械建筑设施。根据运作机构的差异……”
         “艾克斯,你听我讲个故事吧”
        艾克斯停下有关摩天轮资料的解读。大地微微侧身看着窗外一点一点下移的风景,一只手与他十指相扣。
          “好。”
          “有一对甜蜜的恋人,我们就称呼他们A和B吧。一天他们一起去坐摩天轮,可是下了摩天轮之后,A却和B提出分手。B很伤心,自此之后留下了一个诅咒:所有一起坐摩天轮的恋人,都会以分手告终。”
         “即使再悲伤,也不能将自己的痛苦强加在别人身上啊。那后来呢?”艾克斯有些着急地握紧了大地的手。
         “有些人相信了这个诅咒,再也没有去坐过摩天轮。有些不相信诅咒的人尝试去坐了摩天轮,不久后真的都以分手告终。于是之后就再也没有来坐摩天轮的恋人了。”
         “怎么会这样……” 艾克斯觉得坐着浑身不自在。窗外的景色依旧在缓缓变换着,摩天轮的格子逐渐融入飘着棉花糖的蓝天里。
        大地伸出手揽着艾克斯,让他的头靠到自己肩上。
         “别急嘛,听我说完。”
         “很久以后来了一对甜蜜的恋人,他们不相信这个诅咒,坐上了一趟摩天轮。在摩天轮升到最高处时,他们情不自禁亲吻了彼此。奇迹发生了,在下了这趟摩天轮之后,他们依旧过得很幸福,诅咒没有降临在他们身上。他们的故事渐渐传开来,人们便在B的诅咒后加上了一个破解的办法:凡是一起去坐摩天轮的恋人,最后都以分手告终。但如果……”
        大地转过脸来,扶起艾克斯的肩很认真地注视着他:   
         “当摩天轮升到最高处时,与恋人亲吻,就会一直走下去。”
        艾克斯有些不明就里地看着大地笑得弯弯的眼睛。
         “是个童话故事啊,用真爱之吻破解诅咒什么的……”
         “我觉得这个故事不是童话。”大地顿了顿,晴日里的阳光把他们拥抱得很暖,“摩天轮其实承载着满满的幸福。真心相爱的人,不论诅咒是否真实存在,他们对彼此的心都不会为此动摇,所以他们能够分享到摩天轮里承载的幸福,一直走下去。乘坐摩天轮之后分手的恋人,与其说他们被诅咒了,倒不如说他们对彼此的心不够坚定,才会被这样一个虚无的谣言所影响。摩天轮上的亲吻,不过是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罢了。”
        摩天轮就要升到最高处了,艾克斯从豁然开朗中反应过来,赶紧抱住大地轻轻抚着他的背。
         “艾克斯?”
         “你恐高,不要看外面,看我就好。”
        大地伸出手臂环住艾克斯的脖颈,一点一点凑近他的脸,温热的呼吸挠得艾克斯有点痒。
         “那我们现在应该要破解诅咒了吧。”
        摩天轮转啊转,其中一个格子转到最高处的时候,下面的人们发现有一对恋人在里面甜蜜地亲吻。他们身后是蓝天白云,时间仿佛为他们而停。





       

        大地回去后将这个故事剩下的部分告诉了艾克斯。
        有些恋人在坐摩天轮时,会发现有一个奇怪的人安安静静站在摩天轮下,眺望着每一个格子的转动,眼里只有羡慕和悲伤。有人猜测那个人就是B,也有人说那只是个路人。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相爱的恋人坐摩天轮可以分享到摩天轮给予的幸福,在底下眺望的人也在默默渴望着幸福。
        愿所有人都能收获自己的幸福。
       

【行,我不占tag,我靠爱diss你。】

蒋晏澂:

  有人嫌弃挂人贴占tag影响心情,影响吃粮,吓退新人。
  要太太们挂人上别处挂去。
  我且不说新开的tag基本上不了热度了,现在靠爱发电的太太都没地诉苦维权了吗?
  典型吃奶回头骂娘。
  你吃的粮是谁产的?乐乎里产粮的太太可曾要你一针一线?你想着吃粮,却没想过被盗图的产粮太太看见你这些话得多难受。
  你可反过来占位思考,要是um圈被盗图的太太没地儿诉苦维权,还得天天供着谁割大腿肉喂粮,哪个新人敢进这个圈子?
  太太们从不欠任何人,免费产粮给你吃不是法律义务。如果你坚持个人主义学不会体恤别人,拿太太的感情当一次性消费,我可以说你不算人。
  岩人太太说不画um了,雪球鼠太太删图了,敢问这都是什么人造成的?
  在这个圈,不产粮不要紧,就是别做白眼狼。
  如果你觉得太太们维权=占tag影响心情。
  不好意思,哪天你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迪戴/戴迪向】把你治得服服帖帖②

注:人物ooc 拟人态
        依旧斯文学长不良学弟(虽然目前看来还是很纯良)
        
        
      
        放学后的武道馆安安静静,一对小情侣偷偷摸摸来到空荡荡的武道馆准备卿卿我我。两人一路火花带闪电就要亲上时,一个煞风景的身影突然横在了他俩之间。
         “秀恩爱滚去别处秀。”
         “你谁啊你……”情侣当中那个男的站起来刚想骂人,却尴尬地发现自己比对方足足矮了一个头,而且对方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我现在想打人”这几个字就差没写在他脸上。
        女生扯了扯气势输了一大截的男友的袖口:“我们走吧……”
        等武道馆重新清静下来后,戴拿把手指关节掰得啪啪响,开始很不爽地对着沙袋拳打脚踢。
        今天体术课进行对练的时候,他被古雷格尔星人撂倒了。
        本来他觉得以自己的格斗能力是可以稳赢的。对方一记手刀砍来,他微微一歪身轻松接过。恰好是这个角度,他看到了古雷格尔身后不远处的迪迦,以及一个金发女生很亲昵地贴在迪迦耳边说了些什么。戴拿不由得愣了愣神,古雷格尔趁机扫向他下盘。在他摔个狗吃屎之前,他和迪迦的目光对上了。
        确认过眼神,是很好看的人。
        戴拿临阵草痴了。
        ……





        汗水流经脸颊留下几道湿漉漉的印子,然后嘀嗒落到地上。戴拿弯下腰喘着气,依旧有点烦躁地揉了揉头发,突然觉得自己这通脾气发得有点无厘头。
        我在纠结什么,是对练输了,还是迪迦和别的女生太亲近了?
         “一个人在这儿生闷气多无聊,需要一个陪练吗?”
        戴拿直起身看过去,迪迦倚在道馆门口观看多时的样子,语气听着是风轻云淡也是温柔如常。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但既然他主动开口了。戴拿嘴角一勾,用手背一把抹掉脸上的汗。
         “要,当然要。”





        戴拿感觉自己休息够了便跟着迪迦走到格斗场中央。省的你说我趁你累欺负你,迪迦是这么说的。
        你欺负我欺负得还少么。
        戴拿出招很主动也很自信,但几乎每一招都能被迪迦见招拆招地卸掉。相对于戴拿而言,迪迦的攻击平稳许多,但一点儿也不慢,必要时照样的狠戾甚至让戴拿在闪躲袭向下腹的攻击时心肝儿颤了颤。一个虚晃的假动作骗过戴拿,迪迦架住戴拿的双臂,下腰一个漂亮的立地摔让戴拿头着地结束第一回合。
         “不要分神,今天第二次了。”
        戴拿揉揉头哼哼两声。
         “再来啊。”
        这次戴拿学聪明了些,开始有模有样地平稳出招接招,但依旧只处于平稳对峙的状态。迪迦一记右拳直击面部,戴拿赶紧借力将他的攻势往旁边推。在迪迦调整姿势的空隙间,戴拿把目光聚集在了迪迦那截自过招以来欣赏角度最佳的诱人脖颈上。
        迪迦的皮肤很白。不同于女生们所喜欢的那种有些病态的白,迪迦的肤色看起来是纯然天成的,很健康也很养眼。那修长白皙的脖颈此刻因剧烈运动被汗水浸透得水润,就像要化了的白巧克力。
        戴拿觉得自己再不做点什么就又只有被摁在地上摩擦的份了。
        在迪迦还没有开始下一轮攻势之前,戴拿拉过迪迦一条手臂让他贴到自己身前,然后俯首在他的脖颈右侧轻轻咬了一口。
        从头至尾短短一瞬。
        是咸味的巧克力。
        迪迦正欲挣脱的身体如被电击般猛地颤了一下,接而居然有些近乎瘫软地倚在戴拿身上。戴拿不给他调整过来的机会,朝着他的腿弯处着力一顶,迪迦便重心不稳扑倒在格斗场的软垫上。
        戴拿翻身骑上迪迦的小腹,盯着他有点红红的耳尖。
         “这局我赢了喔。”
        迪迦面色有一瞬间的羞恼,不过马上恢复了那副平平淡淡的样子。
         “你和人战斗是用咬脖子的?”
         “面对不同类型的对手要运用不同类型的战术。”戴拿死皮赖脸地说出这番一本正经的话,两手随意搭在他胸上,借着身下软垫的柔软还扭了扭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骑着, “你小时候欺负我也这么骑在我身上,还总咬我英俊帅气的脸。”
        迪迦拍开那两只放他胸上借机揩油的爪。
         “再来一……”
         “时间不早了我要锁门咯,两位同学明天再来吧。”负责武道馆钥匙的巴巴尔星人咣咣敲了几下大门。
        两人不为所动。
         “给我先起来。你太胖了,我起不来。”
        戴拿只好委屈巴巴地从迪迦身上站起来。
        我哪里胖惹我真的一点一点都不胖。
        迪迦从座位席上拿起早上上课时落下的水杯。
         “回去吧,我和你顺路。”
         “好!”
        巴巴尔看着两人并肩走的画面露出意味深长一笑。





        从食堂吃完晚饭出来已经九点多了。两人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戴拿了解到迪迦学生会的工作很忙。
       迪迦住在戴拿楼上。
        “那什么……再见。”
        “再见。”
        “……等一下!”
        迪迦顿住脚步转身看他。戴拿刚严肃起来的脸色被他这么不温不火地盯着有些难为情,于是故作一贯的玩味。
         “大哥,你有女朋友?”
        楼道里的声控灯突然灭掉了看不见迪迦的表情。
         “你看到什么了?”  
         “那个很漂亮的金发学姐,不是吗?”
         “……是。她叫卡密拉。”迪迦想了想,把前面的“曾经”两字咽了回去。
         “哦……”不知道该答什么,“恭喜!”
        好像不太适合说这个。
        声控灯还是没有亮,感应能力真差。
        虽然看不见迪迦表情,但戴拿感觉他好像笑了,笑得很温柔很温柔。
         “回去要早点休息,晚安。”
        戴拿愣到迪迦已经上楼了才意识到那句足以魅惑众生的晚安是对着他说的,于是赶紧以气吞山河撼天动地之势吼回去:
         “晚——安——啊——!!!!”
         晚安,还有。
         我喜欢你。













          然后宿管来了把戴拿揪回了宿舍。

决战紫禁之巅【凯伽,含轻微贝赛】

        灵感来得太慢所以迪戴先停一停致歉π_π不过一定会更回来的!
        刚好最近看爱情公寓3被吕布和服部半藏那段gay得笑出猪叫于是就这么套了个沙雕玩意儿 

        音乐起——
        伽古拉(单膝跪地托着躺地凯的肩膀):我曾经是那么的相信你,你却放弃一切,跟娜塔莎私奔了!
        凯:事到如今,我只有对你说,覆水难收(闭眼扭头),对不起。
       伽古拉(声音颤抖):我不想动手,不要逼我!               
        凯(丢掉大宝剑):你打吧,我不会还手。
        伽古拉眉头逐渐拧紧并举起拳头——
         “咔——”作者喊,“替身……”
        伽古拉已经不耐烦地招呼着被巴巴尔打扮成凯模样的魔格大蛇上场了。
        凯麻溜地爬起来准备在一旁吃瓜看戏。
        作者:……
        魔格大蛇:巴巴尔说有好戏看,所以我就来了。
        然后伽古拉毫不留情一拳打翻魔格大蛇。
        魔格大蛇(被抬走中):……mmp

        场景切换一。                      
        凯(捂脸强撑着站起来扶着柱子):“打在我身,痛在你心(转身面对伽古拉)。死在你的手里,我无悔(深情凝望)。”
        伽古拉呼吸开始急促并再度挥拳。
         “咔——”作者:“替……”
        魔格大蛇瑟瑟发抖地上来了。
         “伽古……啊不,大佬,轻点儿哈……”
        伽古拉面不改色握紧拳头然后狠狠给了他一脚。

        
        场景切换二。
        凯(艰难地要站起来)。
        伽古拉(赶紧上前把他扶起来,难过摇头):我并不想这样的,我们毕竟是兄弟(个屁)……
        凯:太晚了,那晚,我和娜塔莎,已经(突然提高声调)—— 
        伽古拉(语气悲愤):为什么要告诉我,为什么!!!!……
        魔格大蛇自动自觉地上来了。
        作者:……
        伽古拉拔出蛇心剑,对着魔格大蛇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胖揍。
        戏外吃瓜凯:伽古拉打得真爽啊。
        魔格大蛇:等我杀青了巴巴尔你别走……
        作者:“咔,替身撤,凯就位。”
        伽古拉恋恋不舍地收了剑。
       
        场景切换三。
        凯(躺伽古拉怀里颤抖着伸出一只手):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她。
        凯因身受重伤昏了过去。
        作者:我还没喊??
        伽古拉握住凯伸出的手并紧紧地抱住了他。
         “凯,我爱你。”
        作者: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一段??
      (魔格大蛇依旧摊着)

        贝利亚听说凯和伽古拉来了这么一出,暗搓搓想和赛罗也试试。替身演员都找好了,洛普斯银河帝国里一抓一大把。
        然后赛罗就被贝利亚莫名其妙捞在怀里。
        贝利亚:我曾经是那么地相信你,你却抛下了我(台词错),和我儿子私奔了!
        赛罗:我乐意怎么着。
        贝利亚:!!!
        贝利亚:你怎么不按套路来?
        贝利亚(自顾自继续):我不想动手,不要逼我!
        赛罗:你胆儿肥了是不是还想对我动手?行了今晚我上捷德那儿过夜去。
        贝利亚(赶快搂着赛罗亲亲):别啊媳妇儿我错了。
      
     
            

【迪戴/戴迪向】把你治得服服帖帖①


        新生入学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报到完的的第二天就是开学典礼。
        戴拿百无聊赖地坐在礼堂靠前的位置上,指尖一下下轻叩着扶手同时也打量着新环境。与其他学校一般的布景,唯一不太一样的是屁股下的座垫是泡沫粒填充的,质感很软。
        开学典礼不外乎各种各样人物的发言,戴拿根本没心思听这些,每下台一个人他就随波逐流地鼓掌。只有轮到学生代表讲话的时候,他的目光才牢牢定格在台上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上。
         “我是初二学生会会长迪迦……以上是我对学校发展的概述和学生会的介绍,欢迎所有新生加入我们学生会。”
        那些极其官方无聊的话此刻在戴拿听来就很是悦耳,一边也偏执地盯着台上那张好看的面容看。似是留意到了什么,迪迦语毕微微一偏头,正迎上戴拿挑衅似的目光,眼神里却没有多少起伏,鞠完躬从容不迫地转身,移步,下台。几缕碎发贴在他精致而肤色偏白的侧脸上,没再回过头望一眼。
        戴拿目送着他消失在幕布后,觉得有些好笑一般抱臂翘起二郎腿。
        他们小学二年级不打不相识。同样都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小霸王,没事就喜欢比谁横。就算是在食堂吃饭,俩人都有可能为了抢个座位而扭成一团。往往被打趴下的都是他,然后迪迦就会揪着他的脸往两边扯。
        “胖猪拿,快点叫大哥,不然我把你捏成比猪还猪的猪头🐷!”
        “不叫不叫我就不叫呜呜呜……”
        “叫大哥!”
        “呜哇哇哇——”
        于是迪迦开始和面一般对着戴拿婴儿肥的小(大)圆脸一顿揉圆搓扁,有时甚至在戴拿胖脸上啊呜咬一口留个牙印。反抗不了的戴拿只有被蹂躏得哭唧唧的份。
        这份美好而单纯的友谊只持续了短短两年迪迦就转学了,听说他还因为成绩优异获得跳级读书资格。戴拿也不明白为什么那时他们都会有一见面就想打架的微妙感觉,可能冤家路窄也是一种孽缘?(某迪:其实我想拒绝这份孽缘。某拿:当然不可以!)
        回过神来礼堂里人群开始四散。望向早已空荡荡的台面,戴拿不太服气地抵着下巴眉毛一挑。
        这才几年不见你就学会装斯文了呢,大哥~
        这次我一定要把你治得服服帖帖哼。

        台下休息室,一封封面画满小粉爱心的信递到了迪迦面前。
        “迪迦学长,请您收下……”
        “谢谢。”迪迦低头对着此刻已经羞红了脸的小学妹温柔一笑然后将表白信推了回去。
        等小学妹不甘心地红着眼睛跑走休息室里只剩他一人时,他才听到自己扑通扑通跳得飞快的心跳声。
        果然沉着冷静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并不是因为刚刚收到的那封表白信,而是看见了台下的某一个人。
        好久不见。
        

 

        写戴迪开心得像个沙雕哈哈哈哈哈哈
        人物ooc  ,最近有点迷斯文学长和不良学弟的人设
        希望能吃得愉快\(//∇//)\